当前位置:主页 > 查看内容

第1129章 战斗小公举

发布时间:2017-03-21 14:00| 位朋友查看

简介:《胭脂扣》第1129章 战斗小公举无弹窗无广告免费阅读……

    “我就是这样,你看不惯也只能忍着!”

    这样的话从萧芸芸嘴里吐出来……

    宋季青总觉得有那么一点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不过,又好像是理所当然的。

    不要说萧芸芸这一秒一个样、下一秒又一个样了,她就是在一秒钟里有千变万化,他也奈何不了她。

    宋季青无奈的扶了扶眼镜,好奇的看着萧芸芸:“小姑娘,你跟谁学的?”

    萧芸芸不假思索的说:“我自己进化的!”

    进化?

    嗯,这个措辞用得很新颖。

    宋季青努力了一下,还是控制不住自己,“噗——”一声笑出来,调侃道,“芸芸,所以……你是现在才开始进化吗?”

    他承认,他就是故意曲解萧芸芸的意思。

    萧芸芸三天两头招惹他,他“报复”一下这个小丫头,没什么不可以的。

    萧芸芸当然知道宋季青是故意的,瞪了他一眼,警告道:“你少来这招,小心我把叶落搬出来!”

    没错,事到如今,他们已经可以毫不避讳的在宋季青面前提起叶落了。

    当然,要把握频率。

    次数多了,不要说宋季青,哪怕只是一个围观者都会生气。

    不过,只要把次数控制在宋季青可以忍受的范围内,他们想怎么调侃就怎么调侃!

    这一次,宋季青明显还没有生气,举起双手做出投降的样子,说:“芸芸,我们停一下,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可以啊!”萧芸芸明明答应了,却还是斗志满满的样子,话锋一转,接着说,“下次再继续互相伤害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宋季青承认他怕了萧芸芸这个战斗小公举,忙忙对沈越川说,“我先回办公室了,你自己多注意,有任何不舒服,随时找我。”

    尾音一落,宋季青逃似的跑出房间,速度堪比要上天的火箭。

    萧芸芸拍了拍手,傲娇的想——这一局,应该是她赢了。

    她在心底默默的欢呼了一声,以示庆祝。

    沈越川看着萧芸芸的样子,也很无奈,说:“你别再欺负季青了。还有,你不知道他和叶落到底是什么情况,老是在他面前提叶落,不怕把他伤得千疮百孔?”

    萧芸芸抿着唇想了想,决定告诉沈越川,说:“宋医生和叶落的情况,应该不是我们想象中那样,至少跟穆老大和佑宁之间的情况不一样!”

    “哦?”沈越川颇为好奇,“那你告诉我,他们四个人的情况有什么区别?”

    “穆老大和佑宁属于典型的‘不可说’类型,他们这种情况才不能随便提。”萧芸芸条分缕析的说,“宋医生和叶落之间呢,应该没什么不能提的。相反,他们的情况是可以供我们在茶余饭后闲聊的,所以只要我不是很频繁的拿叶落涮他,他应该不会生气的!”

    宋季青觉得很不可思议,问道:“芸芸,你是怎么确定的?”

    萧芸芸“哼”了一声,一副傲娇小公举的样子说:“我根据他们的‘病症’诊断出来的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宋季青无言以对,只能点点头,“萧医生,我希望你的诊断是正确的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!”萧芸芸信心十足的样子,“错不到哪儿去!”

    沈越川笑了笑,就这么看着萧芸芸,心里只剩下两个字——

    真好。

    他康复了,萧芸芸也恢复了一贯的逗趣。

    他的生活……似乎已经美满了。

    萧芸芸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,丝毫不知道沈越川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过了几秒钟,她突然想起什么似的,突然说:“对了,表姐和表姐夫他们很快就来,妈妈也是!”

    沈越川不怎么意外,“嗯”了声,示意他知道了。

    萧芸芸咬着唇权衡了一下,还是决定现在就告诉沈越川,说:“有一件事,我觉得我有义务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沈越川认识萧芸芸这么久,很少在她脸上看见这么严肃的表情。

    萧芸芸要说的事情,如果不是和他有关,就是特别严重。

    沈越川也不紧张,好整以暇的“嗯”了声,看着萧芸芸说:“你说,我在听。”

    萧芸芸在脑内组织了一下措辞,弱弱的说:“越川,我知道你一直瞒着妈妈一件事,我已经……替你告诉妈妈了。”

    沈越川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,心里“咯噔”了一声,问道:“你跟她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萧芸芸盯着沈越川看了片刻,低下头,底气不足的说:“我知道你为什么一直不愿意开口叫妈妈,我把原因告诉妈妈了……”

    不管该说不该说,萧芸芸都已经说了,沈越川在这个时候阻止或是反对,都是徒劳无功。

    想着,沈越川的心情平静下去,只剩下好奇,问道:“芸芸,你怎么会知道?”

    没错,他一直不开口叫苏韵锦妈妈,并不是因为他还没有原谅苏韵锦,而是有别的原因。

    那个原因,他始终牢牢封藏在心底,从来没有对任何人说过,萧芸芸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那么,萧芸芸是怎么知道的?

    萧芸芸比沈越川还要好奇,奇怪的看着他:“我跟你在一起这么久,对你的了解没有百分之百,也有百分之八十吧?我知道一个你不愿意说出来的秘密,有什么好奇怪的?”

    “不奇怪。”沈越川一边顺着萧芸芸的话,一边循循善诱的问,“芸芸,我只是好奇——你到底是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毕竟……萧芸芸平时那么笨。

    沈越川担心的是,看出这么隐秘的事情,会不会已经耗尽他家小丫头有限的智商?

    萧芸芸当然不知道沈越川为什么好奇,认认真真的解释道:“我知道你不是狠心的人,你一直不叫妈妈,肯定是有原因的。我想起你之前一直拒绝我的原因,也就不难推断出你为什么不愿意叫妈妈啊。”

    她真的猜对了。

    沈越川也不知道是想肯定萧芸芸的话,或者是感到欣慰,“嗯”了声,目光变得十分耐人寻思。

    萧芸芸戳了戳沈越川的眉心,疑惑的问:“你这个眼神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芸芸,我很高兴。”沈越川学着萧芸芸刚才的样子,一本正经的解释道,“我一直担心你的智商不够用,现在看来,还是够的。”

    萧芸芸:“……”

    担心她的智商不够用?

    简直多此一举!

    萧芸芸傲娇的抬了抬下巴,“哼”了一声:“你不要小看人,我过几天还要去考研呢!”

    她很早之前就说过,她想考研究生,在学医这条道上走到黑。

    可是,因为沈越川生病的事情,她的计划一再被耽误。

    现在,她终于又把考研的事情提上议程了。

    沈越川诧异了半秒,很快就反应过来,问道:“你考虑好了?”

    “我早就考虑好了啊!”萧芸芸信誓旦旦干劲满满的样子,“你在手术室里面的时候,我对宋医生的期望很大——我希望他能把你的手术做成功,希望他把你的病彻底治好。

    “后来,我想起自己也是一个医生,我在手术室里面的时候,外面的家属也会对我抱有同样的期待。越川,我不想让死神赢了我们的工作,更不想让家属失望。所以,我考虑清楚了——我要读研,我要变成一个和宋医生一样厉害的医生,给所有病人和家属希望!”

    沈越川笑了笑,说:“如果季青听见你最后那句话,一定会很开心。”

    “唔,他早就听过了!”萧芸芸歪了歪脑袋,说,“我之前就跟他说过的!”

    沈越川愣了愣,笑意里多了几分无奈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许会好奇,萧芸芸天天这么调侃吐槽宋季青,宋季青为什么还不和她翻脸?

    大概……是因为萧芸芸的真诚吧。

    她吐槽和调侃宋季青都是假的,但是,她对宋季青的佩服和崇拜是真的。

    她甚至以宋季青为目标,梦想着要成为宋季青那样的医生。

    如果他是宋季青,有一天萧芸芸突然跑到他面前来,说要成为和他一样的人,哪怕他不爱萧芸芸,也会无条件包容萧芸芸的一切。

    这就是他们家小丫头独特的魅力。

    萧芸芸看了看时间,笑意盈盈的说:“表姐和妈妈他们应该很快就会到了。”

    她话音刚落,病房门就被推开,苏韵锦匆匆忙忙的走进来——

    从推开门那一刻,苏韵锦的视线就集中在沈越川身上,始终没有移开。

    走了几步,她的眸底弥漫开一层雾气,蓄成泪水。

    萧芸芸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她明明最后一个通知苏韵锦,可是,苏韵锦却第一个赶到医院。

    听到消息的那一刻,她一定很高兴,来医院的这一路上,她的心情也一定很激动吧?

    萧芸芸没有开口叫苏韵锦。

    这种时候,她应该尽量减弱自己的存在感,把时间和空间都留给苏韵锦和沈越川。

    不过,她不能刻意离开病房。

    太刻意的动作,并不能缓和苏韵锦和沈越川的关系,反而会让他们更加尴尬。

    这种时候,无声的陪伴,是她最好的选择,也是苏韵锦和沈越川希望的。

    苏韵锦走到沈越川的病床边,眼泪也已经滑下来。

    她的双唇微微颤抖着,叫出沈越川的名字:“越川……”

    萧芸芸看向沈越川——

    他已经康复了,再也不用担心苏韵锦会失望,已经没有任何后顾之忧了——

    现在,他应该开口叫自己的亲生母亲一声“妈妈”了吧?

    萧芸芸突然发现,她比和越川举行婚礼那一天还要紧张。

    要知道,只有当沈越川叫苏韵锦一声“妈”的那一刻开始,他们才能算得上真真正的一家人。

    所以,越川会叫吗?

推荐图文

  • 周排行
  • 月排行
  • 总排行

hg0088官网

随机推荐